电子音“乐”本就“无界”

电子 01-26 阅读:159 评论:0

  喜力®星电音《超感星电音》的总决赛播出之后,2022年的《超感星电音》算是告一段落了。

  早在2014年之前的虾米音乐电音爱好者驻群时代,或是更早的微博、主流阶段,网友们就经常为“这首歌到底够不够电音”争个鱼“死”网破。这都2022年了,我们属实没想到,喜力®星电音的《超感星电音》最大议题不是某个制作人或某一首Remix/Rework/Flip Track,而是像八年前那样,就“够不够电”的问题而纠正、争议甚至谩骂。

  电子音乐资讯®在这个话题上可能持有与不少读者不一样的观点——我们认为那些音乐确实属于电子音乐家族,只不过未必是舞曲、(字面)电子舞曲或(非字面)EDM而已。自1919年(上世纪20年代左右)电子乐器音乐这个说法正式出现起,电子音乐就代表着一种广泛的声音、技术概念,它的包容性无法量化,且在不同时代,电子音乐分别有着不同的潮流。

  仅论从广的电子乐器音乐到 后来的合成器音乐环节,自上世纪60年代起,合成器最早广泛应用的场景,并不是舞曲!相反,流行音乐和当时的摇滚音乐才是合成器电子音乐应用的主流。如果一定要在合成器音乐场景先入为主的话,那这些流行或摇滚作品反倒才是指定范围内的“祖师爷”。

  在舞曲大国荷兰起源的酿酒品牌喜力®碰撞现代摩登电子音乐解锁的“喜力®星电音”,就始终支持着先锋电子音乐人,传播着电子乐无界理念,比如通过录制十个迥然不同的创作风格短片方式、以视频流媒体为平台,帮助更多人了解先锋流派和音乐人的共创心路(Ideas)。

  以制作人刘炀主打的Electronic Post Punk和其它将电子乐与摇滚做结合的尝试(比如Techno和Punk)的一些作品听感为例,虽然刘炀做的东西比较“新”,但这种体系依然让我们优先联想到60年代的合成器摇滚浪潮(尤其是当时的Garage Rock和Psychedelia Rock),以及80年代跟着英国Rave Warehouse热浪再次席卷而来的锐舞嬉皮士画面。

  Ziggy陈宙粼在一般的Alternative Pop基础上也展现出了合成器原创电子音色的无穷、无尽、无界可能,上世纪80年代起Alternative Pop就与电子音乐间奠定了千丝万缕的关联,当时的许多此类音乐被认定为是具备工具革新概念的实验性地下流行歌曲,后来21世纪新缩写的Alt-Pop更是尽情放大着电子音乐元素的想象、探索空间。

  Chuck Tour将自己的音乐划分至Classic R&B(经典R&B)的范围内,听起来好像脱离了电子音乐大家族的范围。但,正如我们刚才所说的,“Electronic Music”是无限的、无尽的、无界的,Chuck Tour在自己的R&B唱腔之外的编曲制作方面广泛应用了电子音乐的鼓组、FX、Atmo、Pad来烘托音与乐、歌与曲之间的浪漫氛围,抬高R&B创意。

  金贵晟老师也是音乐制作界的一名老将了,令人不解的是,他的音乐也被不少现场评委、互联网乐迷剔除了“电音籍”,且是被抨击“不够电”人员的Top 3。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就是,大部分国人理解的电音还是仅限于舞曲、字面/广义的电子舞曲或者非字面/狭义的EDM。金贵晟的参赛作品多是Future R&B、Future Bass以及中期的Future Beats。

  要说起议论声最大、不仅被现场评委和听众挂上“不是电音”之“罪名”者,非Mousse莫属了。但不管是纯正的Reggaeton还是“Reggaeton Hip-Hop”,均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被广泛应用到巴拿马、波多黎等黑人国家的派对场景,尽收碟包里。

  晚安兔的官方定位本就是电子摇滚组合,再配合上陈瑜Lona对Mid-Tempo House、EDM Trap、Melodic Trap(类Future Bass)的成熟拿捏,也充分表现着电子音乐那无尽的创造力——它们的音色永远不会被限制于某几样乐器的固定发声。

  毕竟电子音乐对应的说法是Electronic Music,并不仅限于舞曲Dance Music、字面的广义的电子舞曲Electronic Dance Music,更不只有非字面的狭义的EDM。喜力®星电音具备相对富有的电音宇宙观,才能带领我们观赏舞曲、电子舞曲、EDM之外的其它可能。

  其实电子音乐的无穷可能性并不只体现在《超感星电音》,让我们“走”到线下瞧瞧。像Coachella这类音乐节、艺术节往往也会包含各式各样的电子音乐流派(尤其是对Live Set的包容性,比如不会要求跳舞音乐创作者只能打碟);一些传奇的乐队也在这里将合成器应用到摇滚、流行等音乐,制造出了无数令人拍手叫绝乃至震撼一生的表演。

  再往前面推一推,早期Daft Punk、OMD(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Kraftwerk、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Depeche Mode,这些在上世纪完全改变了摇滚音乐和流行音乐走向的电子乐队(差点让电子音乐统治了摇滚和流行乐坛),难道放到现在也会被评论为“不够电”的野路子吗?未必吧,至少笔者坚持认为他们是当代电子、摇滚、流行乐队的必经历史。

  笔者始终相信电子音乐在以声音或配器的无穷可能、技术上超越传统录音的电子革新改变着整个世界,贯穿本文主线地,电子音乐非依次地改变了流行乐、摇滚乐(鼎盛期就差没“占领”了),由Disco音乐和打碟表演奠定了嘻哈音乐的由来,再多维地颠覆跳舞音乐,从流媒体到现场,我们享受着电子音“乐”本就“无界”所带来的超快感。

  电子音乐资讯这个品牌自2015年起的定位就是“All Electronic Music”为主,少量Acoustic和Electroacoustic版块内容为辅(副)的,没有选择把自己叫作“Dance CN”,所以很抱歉,我们始终无法苟同“唯舞曲、电子舞曲、非字面EDM才是电音”的狭隘理念。

  从品牌集体人员到每一位订阅者再到社会大众,喜爱不同的电子音乐风格往往匹配着不同的人格,也正是因为我们都有不同的人格,所以我们在电音的万千世界里相遇了,亦无界地包容着喜欢Progressive和Trance的深情与感动的乐迷与喜欢Dark Trap和Witch House的黑暗骑士,使其成为一家人。

  在关注喜力®星电音的过程中,笔者Reborn发现了一个名为《星电音人格测试》的H5链接,通过对宇宙场景的现象、派对直觉的摸索,得出了属于自己的电音人格标签。你也试试吧(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

  始即是终。电子音乐之所以陪伴了笔者二十余年,笔者笃定了是因为电音风格无边无际、电音创造性基于天马行空、电音技术改变了听觉艺术、电音历史的长河充满趣味。Techno、Eurodance、Hyperpop、Ambient、Electronica…何不都有番独特魅力?如果电子音乐被迫只剩舞曲、电子舞曲或者(非字面)EDM了,那该是多严重的精神领地损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网友评论

搜索